知识付费的新机会在哪里?

  早在千百年前人们就已经养成了心甘情愿为知识付费的习惯。无论是由朝廷出钱的官学,还是自己出钱的私塾,甚至是“有教无类”的孔子都是知识付费的表现形式,只不过,有的付的是钱,有的付的是“自行束脩以上,吾未尝无诲焉”中记载的肉干。
 
  看上去这个概念完全没有什么想象空间,不性感,不刺激,商业模式早被验证,市场也不需要颠覆性的用户教育。但事实上,由于知识的载体介质发生了巨大变化,从书本、课堂变成了网络,知识的生产门槛降低,传播门槛降低、传播渠道激增,这一个古老的概念正焕发出惊人的商业价值。
 
  在2016年左右,知识付费开始被视为一个新赛道——分答、知乎Live、得到等早期玩家开始发力。之后,看到了红利的大公司、自媒体也纷纷入局。
 
  就在前几日,早已财富自由的李笑来在接受「界面」专访时无意说出了一组数据:“我给罗振宇写专栏,总共获利4000万,得到平台要分一半,交税要交一半还多一点,到最后分到我头上只有900多万左右。”
 
  知识付费的高利润率已是显而易见。
 
  当然,还是那句话,大潮之后才能看到谁在裸泳。
 
  资本催动下的任何一个新兴行业,最开始都难以避免蜂拥而入,深度试水之后会淘汰绝大部分跟风的人,但最终会有好的平台与产品沉淀下来。
 
  不过有一点仍然是乐观的:虽然开放上架课程的平台已初现颓势,但那些用户画像(需求)清晰,产品品控严格的闭环平台基本都成功了,甚至已经成为独角兽,或者正在奔向独角兽之路上。
 
  从长期趋势上看,越来越多的平台也会意识到品控的价值。
 
  想在这个行业获得不错回报的讲师,也需要对内容产品有所敬畏,具备最起码的死磕精神。
 
  以我合作过的十点课堂来说,我上架的第一门传记课,前后打磨了将近三个月时间,从用户痛点到交付点,包括课程集数、时长都反复打磨。
 
  后来录制课程的风格也在更新中不断迭代,到现在基本上每堂课一个小时左右,不需要剪辑,甚至做到了零差评。我是做视频脱口秀策划出身,最终的音频讲述风格也是在磨练了一年之后才基本定型的。
 
  这个过程给产品积累了很不错的口碑。在后续推出第二季传记课、史记课、曾国藩课程时,给前一期课程发一次订阅提醒就能带来5000以上的老用户,平均复购率大约在50%以上。

内容转自网络,仅供免费分享,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权利,请及时联系删除,转载请备注原作者及来源。
本文地址:http://www.1t2b.cn/zhishifufei/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