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识付费的主要瓶颈有哪些?

  不知道你有没有发现,2018年以来,朋友圈贩卖知识焦虑的公开课和网络课程变少了。2017年底,网上出现了一篇名为《罗振宇骗局》的文章,文章直指以罗振宇为代表的一批知识内容提供商抓住了学习者希望能够快速学成、快速成长的心理,提供了大量的知识内容,但却不能帮助用户从根本上解决实际问题。
 
  当时,这篇文章给整个知识付费领域带来了非常大的冲击,就连罗振宇也从最开始的不予评论到后面的认真对待,向公众表示会把更多的精力转向去做知识付费的内容和相应的服务。
 
  观察身边的小伙伴,很多小伙伴因为知识焦虑购买了大量知识付费产品,但一年下来却发现这些知识根本没有学会几个,焦虑的还是焦虑,不会的还是不会。所以到了2018年,他们普遍不会选择去购买这些以解决知识焦虑问题为关键点的知识付费产品,反而还会劝阻身边的亲人好友购买知识付费内容。
 
  知识付费产生的背景
 
  付费新常态
 
  互联网视频会员制的推出、音乐平台数字专辑的流行、网络文学的付费订阅,市场受教育程度提升,消费者的消费习惯逐渐养成。以往免费模式下消费者版权意识模糊,盗版猖獗导致内容创业者苦不堪言,同时也增加了消费者筛选优质内容的难度;内容付费从源头上根治了免费资源泛滥的问题,以付费业务较为成熟的视频行业为例,消费者抛弃获取低质、拙劣的音影产品,转而寻求极致的视听体验、个性化的定制服务,全民付费看剧的大幕由此拉开。
 
  坊间认为,知识付费是内容付费的升级,当“衣食住行”等基础消费已不再是消费者首要考量,自我认知的提高便成为现阶段消费的必然选择。在互联网尤其是移动互联网崛起的当下,知识付费作为消费升级的产物,由内容创造的价值被放大,而其商业进程的不断加速也催生了知识付费自身价值货币化的实现。
 
  版权保护是知识付费的主要瓶颈之一
 
  根据《2016年中国网络新媒体用户研究报告》显示,2016年,我国有知识付费意愿的用户暴涨了3倍,其中有33.8%的网络新媒体用户产生过对新媒体内容的付费行为,有15.6%的用户有付费的意愿但是还没有付费行为,知识付费用户达到近5000万人。
 
  那么问题也来了,被明码标价的知识内容,到底与免费知识内容有多大差异?当知识成为商品,当消费者有了心甘情愿掏钱为“耳朵”、为“眼睛”买内容的意识,如何让其像女性衣柜里总缺的那件衣服,产生持续购买的欲望?优质知识内容的生产能力,如何源源不断?
 
  在业界先行者,果壳网、在行创始人姬十三看来,知识目前在当下中国还没有成为“硬通货”,也就意味着,“知识付费新业态的‘赛道’来了,但是‘风口’还没到”。
 
  付费从诞生至今就与“内容为王”这4个字分不开,毫无疑问,内容是用户付费的主要驱动力。
 
  “知识付费的内容较在线教育而言,缺乏标准化的评价体系。相较于一般的内容变现,它的效果更为长期,且用户很难在付费之前对内容进行评价和了解,因此设置合理的内容筛选和推广机制就成为了新的问题。随着知识付费内容不断增多,这一问题将越发尖锐。”
 
  传播学研究者方可成认为,现在知识付费内容的生产,主要是通过音频的方式,这对其内容的输出监管,实际存在一定的技术难度。但是他强调,对于知识付费内容的监管是躲不开的。

内容转自网络,仅供免费分享,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权利,请及时联系删除,转载请备注原作者及来源。
本文地址:http://www.1t2b.cn/zhishifufei/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