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识付费现象的本质是什么

  说起知识付费,讨论最多的就是知识付费有没有价值?有多少价值?价值体现在哪里?目前市面上众说纷纭。有的观点把知识付费和教育划等号,认为教育自古就是要收费的,所以给知识付费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有的强调,自己做的工作是知识服务,收取服务费天经地义。还有的将知识分了等级,认为专业、高深的学院派是一流的知识,知识付费只不过是三流的知识等等。
 
  让我们从社会变迁的宏观视角上看一下知识的价值,也许可以看得更深刻一些。知识和信息一直都很有价值,但是知识经过采集狩猎社会、农业社会、工业社会,在信息社会发生了质的变化,升级为重要的生产要素之一。因此,对知识付费中知识价值的认识,提升到信息社会生产力和生产关系层面才能认识得更加清晰。关于信息社会,未来学家托夫勒认为:“土地、劳动、原材料和资本,是过去第二次浪潮经济的主要生产要素,而知识广义地说,包括数据、信息、意象、符号、文化、意识形态以及价值观,是现在第三次浪潮经济的主要资源。”
 
  管理学大师德鲁克指出:“知识是今天唯一意义深远的资源。传统的生产要素——土地(即,自然资源)、劳动和资本没有消失,但是它们已经变成第二位的。假如有知识,能够容易地得到传统的生产要素。在这个新的意义上,知识是作为实用的知识,是作为获得社会和经济成果的工具。”知识成为重要的生产要素,是知识和资本联系得更加紧密的内在原因,是信息社会分析知识价值的重点。生产要素在商业中天然有价值,意识到知识作为生产要素的知识人,希望占有越多越好,质量越高越好是必然趋势。
 
  在社会结构层面,知识、信息作为重要生产要素的价值凸显,在个体层面,当下知识的更新速度带来了对劳动者的更高要求。离信息行业越近的从业人员,对知识更新的需求就越敏感,在我国,随着互联网+的发展,这种体验正快速从互联网行业波及各行各业。人们越来越希望能有更多、更高质量的知识来满足自己的工作和生活需求,这就必然需要有效的供给来支撑。那么,该由谁提供?怎么提供?
 
  这个世界范围内的问题从20世纪70年代开始受到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高度重视,“终身教育”问题很快得到世界各国的积极响应。各国纷纷制定本国的发展政策, 21世纪初,随着对“终身教育”问题认识的深化,“终身教育”一词逐步被“终身学习”的概念所替代,目前,全球有三种代表性的“终身学习”模式。
 
  (1)欧洲模式。由欧盟指定框架,统一各国行动,原则、方法指导性很强,强调公民性和欧洲精神, 目的在于通过终身学习来消除社会分裂, 增强社会凝聚力,促进互相理解, 和谐统一的欧洲。
 
  (2)日本模式。日本终身学习的推行主要是政府主导,由地方教育当局组织提供, 重点是人民在日常生活中精神的提高和休闲的满足,而不是对经济和人力资源开发的贡献。
 
  (3)美国模式。美国终身学习的推行,相比而言更加强调经济和功利的一面, 即通过终身学习适应技术变革的要求、促进劳动力技能更新和充分就业、保持全球竞争力。由于其联邦政府的分权体制、发达的市场经济决定了市场是重要的调节手段,这种发达的市场机制又集中体现在终身学习的中介者身上, 使无数需求多样、各不相同的需求者能够快速、准确地找到最合适自己的学习机会。
 
  相较而言,我国构建国民终身学习体系时间略晚:2002年十六大报告中强调,把学习型社会作为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一个重要目标。2009年,教育部启动《终身学习法》起草工作。2015年5月23日国际教育信息化大会开幕,国家主席习近平发贺信,提出建立“人人皆学、时时可学、处处能学”的创新型社会。
 
  在政策的趋势下,这一轮知识付费未爆发之前,成人学习需求的体系化供给是由官方或半官方的成人初等、中等、高等(学历)教育、以及成人职业培训(包括岗前培训、专职换岗培训、在职培训、资格证书、社区、老年大学等组成的。近几年来,我国作为廉价劳动力资源所带来的旧人口红利正在消失,靠提高劳动者技术素质,形成新人口红利,摆脱中等收入陷阱的需求从国家层面到个体层面都十分迫切。成人的学习需求量巨大,但是官方的体系化供给端更新速度慢、内容也远远不能满足市场上丰富多样的学习需求。因此在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移动互联网高速发展的大背景下,知识付费短期内井喷式爆发是社会发展的必然。
 
  因此,2016年至今的这一轮知识付费现象,本质上是我国成人学习的供给端多元化的发展,是对我国成人学习需求的市场化供给。

内容转自网络,仅供免费分享,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权利,请及时联系删除,转载请备注原作者及来源。
本文地址:http://www.1t2b.cn/zhishifufei/1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