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知识付费的第一大需求驱动是什么?

  早在千百年前人们就已经养成了心甘情愿为知识付费的习惯。无论是由朝廷出钱的官学,还是自己出钱的私塾,甚至是“有教无类”的孔子都是知识付费的表现形式,只不过,有的付的是钱,有的付的是“自行束脩以上,吾未尝无诲焉”中记载的肉干。
 
  看上去这个概念完全没有什么想象空间,不性感,不刺激,商业模式早被验证,市场也不需要颠覆性的用户教育。但事实上,由于知识的载体介质发生了巨大变化,从书本、课堂变成了网络,知识的生产门槛降低,传播门槛降低、传播渠道激增,这一个古老的概念正焕发出惊人的商业价值。
 
  在2016年左右,知识付费开始被视为一个新赛道早期玩家开始发力。之后,看到了红利的大公司、自媒体也纷纷入局。
 
  在之前很多不看好知识付费的人给出的第一个理由就是——学习是一件痛苦的事情,要让人们心甘情愿买罪受,这很难。
 
  但事实证明,越是反人性、帮助用户客服自身弱点或者看似能帮助用户克服自身弱点的产品,用户反而愿意为其付费。健身、医美都是同一道理。
 
  那么,在行业初期,谁最爱“知识付费”呢?华菁证券的调查显示,知识付费的群体和高学历、白领、平时喜欢买书的人群高度重合。
 
  克劳锐指数研究院曾做过一次关于知识付费的调查:用户内容付费需求的产生,某种程度上满足了其对特定知识的需求。62.7%的用户为投资创业类内容付费,52.9%的用户为工作知识/经验付费,原因在于这些内容能为用户带来带来直接或间接的利益和经验。
 
  57.2%的用户愿意为获取专业知识付费,侧面论证用户更愿意为能建立自身知识体系的专业内容或自身兴趣内容付费,而这种付费行为最终则是通过付费行为来表达自身态度,且用户希望这种付费行为能对接下来的社交会产生促进作用。
 
  社交带来的“焦虑”成为知识付费的动力之一,群体性焦虑引发强烈学习动机 ,焦虑的人群又恰恰是上文提到的“高学历、白领、平时喜欢买书的人群”。
 
  多个知识付费行业研究报告都指出,焦虑所引发的购买冲动是知识付费的第一大需求驱动。
 
  与此同时,「深响」发现,知识付费的人群远不止这些。不管是否“焦虑”,凡是有主动学习需求的行业、人群,都是知识付费的目标客户。而且类似于拼多多通过微信生态击中淘宝未覆盖的人群,知识付费也具备同样的可能性。

内容转自网络,仅供免费分享,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权利,请及时联系删除,转载请备注原作者及来源。
本文地址:http://www.1t2b.cn/zhishifufei/1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