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识服务如何在知识付费中求生存?

  知识服务的本质,是内容生产商向用户输出有价值的知识内容或服务,以换取酬劳的商业模式。这种模式在传统的出版行业、教育行业和咨询行业早已存在。只不过,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出现、智能手机的普及,用户使用知识内容和服务的场景越来越碎片化。同时,得益于移动支付、云服务和音视频技术的发展,知识服务的提供者可以改变交付产品和服务的介质、手段和场景,以满足用户变化的需求。
 
  正如互联网转型专家刘润所说,“一个好的知识付费产品,第一,核心能力不是创造知识,而是死磕传递知识的技能;第二,不是把免费的东西变成收费的,而是把贵的东西拼命变便宜;第三,把知识的旧外壳打碎,根据今天读者的接受习惯,重新包装,重新产品化。”
 
  2016年,一众知识付费产品的相继出现,更新了以往人们对于“知识”的认知。近年来,随着移动互联网和手机支付普及,知识经济呈现井喷式发展,为知识“买单”已成风潮。资本市场也广泛布局,助推知识付费“黄金时代”的诞生。
 
 
  知识服务如何在知识付费中求生存?
 
  知识服务让出版行业离风口近了一点。不过,2017年年底,知识服务市场已成红海的说法也逐渐出现。质疑之声主要来自产品同质化,用户的审美疲劳,打开率、续订率、头部产品销量的持续下滑等等。一些业内人士甚至认为,这些问题预示着知识服务已经进入下半场。
 
  对于出版机构而言,如果你是一个跟风入局者,这个风口还能持续多久,那么留给你的时间也就只有那么久了。但是如果你真正看清了知识服务的本质,明晰其对于出版行业的价值,其实一切才刚刚开始。
 
  首先,知识付费能帮助我们找回过去渠道为王时代里,出版机构丧失的那些话语权与主动权。过去,图书大批量生产后,通过渠道销售出去,就算完成了一个价值闭环。由于缺乏抵达读者的通道,出版机构无法充分了解读者购买后有没有看、使用过程中有什么疑问、还有什么需求未被满足等问题。读者的数据和价值更多沉淀在渠道手中,出版机构的话语权和主动权在渠道为王的时代非常弱。
 
  其次,在知识服务的大潮下,如果我们能以阅读服务商的定位来重新审视自己的产品和服务,那么图书销售将不再是出版机构关注的终点,而应该是阅读服务的入口和起点。通过认清自己的定位,出版机构可以想尽办法直接获取并服务这批含金量最高的用户,洞察他们的各种潜在需求,从而逐渐迭代出新的产品和服务。
 
  再次,当出版机构发现了阅读服务的这一起点后,要着手打造出与市面上普通知识产品不同的新型产品,使其具有不可替代性,从而塑造出属于出版机构自己的独有产品。作为一个阅读服务商,湛庐文化将为自己出版的每一本书配备精读班,目的就是解决读完、读透、读懂这本书的问题。我们会为这本书找到最适合带领大众进行阅读的“首席领读官”。除了对自己领读的图书有非常深刻的理解,首席领读官的表达风格也要容易被大众所理解和接受。在2-4周的时间里,在首席领读官的带领和陪伴下,用户每天以定时、定量的节奏,完成指定的阅读任务,并通过测试题、思考题、日记等方式输出阅读收获。在这个过程中,用户可以将书里的信息逐渐内化到自己的知识体系,或将直接带来行为的改变。
 
  最后,要重视用户的参与感,为他们提供输出集体智慧的途径。比如,精读班也是一个“大家一起阅读一本书”的社群,通过为用户提供参与和探索的平台,社群内会产生思想流,最终输出集体智慧。通过一年的时间,我们已经开设了20多堂精读班,并专挑两类书进行精读:“难啃”的“大部头”、个人提升类。这类阅读服务对于图书销量的拉动也是最明显的,我们通过付费的知识产品和提供的知识服务,最终实现了对于图书销售的反哺。
 
  我认为,这种基于垂直领域、社交互动和精细化运营的阅读服务,已经不同于市面上其他的知识付费产品,这也是湛庐文化资源和用户需求的双向选择。相信随着技术的不断完善和产品打磨能力的提升,更多像湛庐文化一样的出版机构,必将走出一条更有成效的知识服务之路。

内容转自网络,仅供免费分享,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权利,请及时联系删除,转载请备注原作者及来源。
本文地址:http://www.1t2b.cn/zhishifufei/2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