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付费和打赏(赞赏)有何区别?

  2000多年前,孔子招收弟子时,有一道最基本的程序——孔子要求他的学生,初次见面时要拿十余干肉作为学费。2016年年初,罗振宇在接受许知远十三邀专访时,曾用这个典故来证明知识付费这件事情并非毫无意义。
 
  孔子所在的春秋战国时期进入官学衰废、私学兴起的阶段。西周末年﹐奴隶主贵族的官学已经形同虚设,昔日庄严神圣的官学出现了学生无心读书,整天游荡嬉戏的局面。奴隶主贵族垄断的“学在官府”日趋没落,孔子所在春秋时期连虚设的官学也几乎不存在。
 
  今天的知识大爆炸同样让传统的“官学”衰微,一个人从启蒙到最后毕业的十余年前,所学习的知识和后来工作中面临的问题往往毫不相干,工作本身就成了一边学习一边实践的行为。这也推动了另一群“私学”兴起——内容付费。
 
  1、内容付费和打赏(赞赏)有何区别?
 
  打赏是阅后付费,基于个人欣赏和认同,自愿、冲动消费;内容付费是阅前付费,基于读者对未来交付信息的预期进行理性消费。相对而言,内容付费比打赏的收入要更加稳定,并且用户粘性和留存率会更高,利于在内容创作流程中产生正向循环,更适合用于内容创业的长期变现模式。据了解,当前知识付费内容主要集中在教育亲子、文化阅读、财经创业、健康养生四个领域,所以这四个领域的创作者也非常多。《逻辑英语》主讲人钟平用数学公式分解英语句子,通过讲清楚语言背后的逻辑、词句的来源,让考研学生明白如何提高英语水平。课程上线不到两年,付费用户就已经接近20万。

  从数据上看,网友最愿意买单的领域中,有助于提高工作能力和收入的学习栏目占比最高,达63.32%;另外用户在个人的兴趣爱好上也比较愿意付费,占比达到42.19%。知识付费的火爆,也带动了一批平台和个人实现盈利。
 
  知识付费的产业链,表面上看起来就是平台、作者、用户三者之间的关系。但实际上随着产业的成熟,链条衍生也越来越长和完善。包括作者、粉丝群、出版教育行业、微信微博、技术或服务平台、传统电商平台等,都成为了产业链中不可或缺的部分。
 
  “通过付费阅读,主要是在短时间内获取优质内容的个性化需求,但有一天突然发现这些内容千篇一律、了无生趣,‘注水’的现象也比较严重。”早在2016年,福建省直机关某单位工作的张女士便是知识付费中的一员,但她渐渐对这些付费产品失去了兴趣。
 
  数据显示,随着用户在使用知识付费产品的过程中间,对于内容的辨别和筛选能力的提升,即使是中上游内容方的在线知识付费产品平均复购率也仅为30%。企鹅智酷的数据也显示,在有过知识付费行为的消费者中,28%表示体验满意,49.7%表示一般,12.3%表示不满意,认为自己可以找到免费途径来获取。
 
  业界指出,目前知识付费行业发展仍然处于早期阶段,除了适应移动化的消费方式造成的知识碎片化问题以外,还存在知识付费体验差、缺乏内容评价体系和筛选体系、复购意愿不高等问题。从整体产业上看,商业环节和链条缺失、基础设施和产品设计不完全、用户群体需要扩大等问题都制约了知识付费的发展。
 
  内容付费也分三六九等
 
  01专业资讯
 
  专业资讯给到的是相对比较轻快的专业资讯、行业报告。
 
  很多人出于工作生活学习中遇到困难,需要在短时间内,迅速对一个领域进行系统性、结构化的学习理解,最终把这些内容内化成自己知识。以此来解决自己工作生活中遇到的问题。
 
  于是“知识生产者”,对一手的行业信息进行整理,提炼,生产出真实、可靠的行业信息。
 
  02在线教育
 
  在线教育则是将专业的理论/知识搬到线上,让受众在接受教育的同时可以内化为自己的知识。
 
  “知识获取者”出于工作或学习需要,但又迫于时间的限制,希望通过在线教育平台补充自身职业、学术层面缺失的知识结构,为下一个阶段的工作、学习打好理论基础。但这其中非不乏一些人通过买课来抚慰自己的“知识焦虑”,被收割“智商税”。
 
  03知识付费
 
  知识付费给到的是细分垂直领域的知识、经验。
 
  知识经济是目前最热的概念,它和专业资讯、在线教育只有一墙之隔,其本质上是专业资讯和在线教育的“空隙”。知识付费涵盖领域较广,一切可以进行“贩卖”的知识点都存活于知识付费麾下。

内容转自网络,仅供免费分享,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权利,请及时联系删除,转载请备注原作者及来源。
本文地址:http://www.1t2b.cn/neirongfufei/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