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知识付费 > 教育信息 >

K12在线教育的时代什么时候到来

  随着在线教育市场规模的持续扩大,“蛋糕”人人垂涎,但获客难又成本高等问题待解,倒逼着教培机构在获客方式上不断“创新”,从早期的地推、电话销售发展到基于移动端的微信生态裂变和对新流量高地抖音的投放等,再到服务于教培机构线上线下融合的各式SaaS工具的出现,获客路径生变的同时,教培机构一直都在寻找着流量红利。业内分析认为,面对获客日趋增长的竞争压力,在线教育机构该做重服务,把最大的资源投入在教研、教师培训体系和学生学习体验的建设上,形成良好口碑的同时才能长久获客。
 
  在的《2018中国在线教育行业发展研究报告》中,出现了几个数据:
 
  在线教育在整个教育行业中的占比不超过10%;前四名的企业总份额仅有6.5%;市场主体是职业教育和高等学历教育,占比80%;K12过去六年成长最快,占比翻番。
 
 
  这几个数据,似乎也代表了在线教育的当下格局:发展迅猛但野蛮粗放,成人教育为主战场,头部企业出现市场格局初定。
 
  而自2017年起,风头正盛的K12在线教育,突然放缓了脚步,2018年上半年完成募集基金的规模为341亿美元,2017年上半年则为1342亿美元,同比降幅达74.59%。
 
  以头部独角兽VIPKID为例。据FT中文网报道称,通过互联网在美国英语教师与大量中国学生之间牵线搭桥的VIPKID,正在筹集5亿美元新资金。
 
  各家纷纷收紧腰包,最先绷不住的便是在线1对1赛道。“学霸1对1”、“理优1对1”出现停摆现象,创始人卷钱跑路,留下一地鸡毛。
 
  甚至有人感慨,K12在线教育行业疯狂淘金的时代已经结束。
 
  这点从数据中也看得出来,据咨询数据,成人教育市场的在线化程度更高,能到20-35%的水平,而18岁以下人群的教育市场的在线化程度较低,不超过10%。
 
  三好网总裁俞敏坦言:“这点不难理解,相比于成人,K12在线的试错成本高。再加上家长对于在线教育的认知还是非常不足的,充满了不信任。 ”
 
  家长的担忧不无道理。
 
  中华教育改进社副理事长蒋永红向蓝鲸教育指出:对于成人来说,在线教育的功能是获取信息和知识、技术,而对于孩子来说,他们还需要获取更多的隐性知识来成长,比如说道德、方法、思维等等,这些内容,通过在线教育是无法满足的。
 
  他进一步指出:“因为人的学习发生非常依赖‘观察’,甚至现在认知学习理论把知识的获得都认为是通过‘观察’获得的,尤其是一些隐形的知识的获得,目前在线教育恰巧在观察这个环节上无法提供给孩子帮助。”
 
  显而易见,在线教育的存在,在于优质教育资源的分布不均衡,且供给远远小于需求。而经过几年的探索与市场的开发,无论从用户体验和效果、教学教研教师等经验积累、用户规模,都上了一个新台阶。“这其实也充分证明在线教育这一模式的领先性和巨大机会。”三好网总裁余敏指出。
 
  但即使发展到现如今,对于在线教育的质疑声依旧不绝于耳。用户还没有真正形成在线教育消费习惯,依靠高昂营销获客,无法实现规模化盈利。而随着2018年的政策监管加强,在线教育公司资金链断裂,跑路停摆现象不断。
 
  “这不奇怪。”“目前的在线教育仅仅实现了表层的规模化,仅仅是烧钱获客而已,真正用户运营时代,还没有到来。事实上需要再过一段时间,到2020年差不多才真正开始用户运营时代。”

内容转自网络,仅供免费分享,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权利,请及时联系删除,转载请备注原作者及来源。
本文地址:http://www.1t2b.cn/jiaoyuzixun/225.html

相关专题: 在线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