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知识付费 > 教育资讯 >

在线教育发展史

在线教育行业在这几年里发展迅速,各大培训机构都开展线上课堂,各大资本也对教育行业各种加码,教育行业在这一段时间里一片火热。“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想要面向未来寻找答案,最好先能够深刻理解过去,并知晓过去到现在何以如此。
在线教育游戏化的发展史,可以拆解为:游戏发展史,游戏化发展史,在线教育发展史,以及在线教育游戏化发展史。
首先,我们明确一下什么是在线教育:
在原始社会,教育的主流是小范围、个性化的教育。在古代的时候,实行的是私塾制,师傅会带领徒弟学习。譬如孔子门下有七十二贤士,每个人的个性都不一样,孔子会根据弟子们的不同特点进行因材施教。
工业社会以后,开始把教学内容分为不同的学科,按照班级开设不同的课程,然后进行统一授课。这种授课方式大规模、大范围地提高了教育的覆盖面,但是失去了个性化教学的优势。可以说,教育的互联网化在一定程度上实现了个性化和教育的高覆盖率。
在线教育,顾名思义,就是利用信息技术进行教与学的一项活动,互联网的发展带动了在线教育的发展,计算机和互联网发展的程度,决定了在线教育的成熟度。与传统教育机构的教育方式相比,在线教育具有效率高、方便、低门槛、教学资源丰富的特点。
4G网络的高速发展和智能手机的普及,使APP也成为了学习神器强力,更是成为各大在线教育公司的必争之地。基于上述特点,再加上互联网的推动,在线教育平台兴起,规模逐渐扩张,并获得了资本市场的青睐。
在线教育的发展历程,大致可以分为三个阶段:诞生初期,模式探索,行业爆发。
一、诞生初期
互联网在中国的起步始于1994年,中国的在线教育在20世纪末开始了缓慢的起步。
早期的在线教育发展受限于外部环境,主要是互联网技术的发展(如网络带宽的限制)和家用电脑的使用,另一方面,用户尚未养成接受线上教育的习惯,更谈不上付费接受线上教育。
2000年是一个重要的时间节点:一是出现了“三分屏”形式的网络视频课件,在线教育进入多媒体阶段;二是教育部批准了68所高校为全国现代远程教育试点院校,准许开设网络教育学院,颁发网络教育文凭,其总体规模占据了当时中国在线教育90%以上的市场总量,三是新东方网校于2000年上线运行,标志着在线教育进入录播网校阶段;
90年代末的网校是以网络为介质的远程教育平台,其最大特点是不再受限于时间和空间,但是它只是单纯地将师资力量在互联网群体里进行了付费分享。
此类在线教育最开始是主要依靠录播的形式开展的,由将课程的视频录下来,上传到网络上,学生上网进行学习活动。这个时期的在线教育品牌代表主要有新东方、沪江网校等在校授课模式的网校,这些网校作为新生事物,迅速获得了大家的关注,但是这类网校兴起的时候,所开发的课程种类有限,加上设备的限制,受众面相对较小。
之后一段时间,由于没有找到盈利模式,在线教育进入徘徊期,整个行业在摸索前进,市场容量虽然页逐年增高,但与迅猛发展的门户网站,网络游戏,电子商务相比,在线教育只能算是一个增长缓慢的行业。
二、模式摸索
2010年前后,美国可汗学院的运营模式开始影响世界,而此时的中国互联网行业,对于投资者而言,如电子商务、网络游戏机会已经不多,而在线教育成为“新宠”。
2012年,美国三大MOOC(大规模开放在线课程)平台的大规模融资强烈冲击着人们的心理预期,导致国内在线教育迎来新一轮的大发展。
2012 这一年,后来也被称为在线教育元年。
MOOC的发展为互联网企业介入在线高等教育提供了机会。从国外MOOC课程受益的互联网教育公司中,较有影响的有果壳网和网易公司,国内高校自建中文慕课平台的需求,受益的如清华控股公司北京慕华教育科技有限公司、上海卓越智慧树等。
除这些企业外,在线高等教育对精品资源的需求也为传统出版企业带来了新的发展机遇。作为可能的内容提供商,传统出版企业有互联网巨头和新兴互联网教育企业所不能比拟的资源优势。
和互联网爆发的时间点一致,也从这个时候开始,在线教育才真正的“在线”教育。
在这个阶段,在线教育呈现井喷式发展,在线教育作为互联网产业的一个细分行业,开始受到互联网巨头(腾讯、网易、百度)的重视,数以百计的新兴互联网教育企业进入在线教育这个市场。
也是在这个时间,工具称为行业初期发展的主流形态,自2012年起,市场上集中出现了猿题库、作业帮等拍照搜题类产品。由于能够帮助学生提供解题思路,甚至是更为便捷的抄作业帮助,拍照搜题产品们很容易便获得了用户。
流量来了,规模化变化却迟迟无法实现。
另一批玩家则把希望寄托在“免费”上,“羊毛出在狗身上让猪来买单”的互联网式商业打法也曾在行业内流行。
YY总裁李学凌便曾表态,传统的教育机构需要每个学员都缴费,而互联网公司少部分用户付费就足够,对大部分用户可以提供免费的优质服务。但与众多移动互联网造就的其他风口相比,在线教育实属特殊。
2014年上线的100教育最初思路便是做免费课程平台,其负责人刘豫军曾透露,两年内要投入10亿,以免费模式吸引培养用户。其商业逻辑与其母公司YY的发展策略一脉相承:通过YY语音吸引用户,在获得足够多用户后提供增值服务谋求盈利。不过“免费”这个互联网的大杀器在在线教育赛道却失灵了。打着免费招牌的100教育初期通过收购、整合快速搭起课程体系,但招生量和营收却不如人意。一位前100教育高管曾披露,平台带来的免费流量无法持续,团队营收随之下降。
对此,俞敏洪认为,YY的做法并没有任何新意,“秀场模式是利用网民的从众心理,用比拼模式来激发用户不理性的消费,教育领域的消费是理性消费,互联网时代的盈利玩法替代不了传统教育的盈利模式。”
免费模式行不通,在线教育公司们另寻出路。
2015年前后,O2O热潮兴起,在线教育公司们又开始尝试做O2O,疯狂老师、老师好、请他教、跟谁学等O2O项目陆续获得融资,入场的投资者中不乏腾讯这样的巨头身影——2015年6月,疯狂老师宣布获得由腾讯领投的两千万美元B轮融资。
但是O2O的好运并未延续到在线教育身上,自2017年起,疯狂老师便被传资金链断裂,深陷危机的跟谁学则迅速从O2O中抽身谋求转型。
无论是工具、免费还是O2O,在尝试了所有可能的利器、风口后,在线教育却仍旧未能取得进展,沮丧的情绪在行业蔓延。
粉笔网CEO张小龙将行业初期的失败归为两个傲慢:知识的傲慢和技术的傲慢。
“当时做在线教育主要两批人,一批是原来做教育培训的出来创业,这批人最大的问题就是原来是行业的名师,他们想用互联网把影响力扩大,但因为盗版等原因,实际收益反而会被削弱。还有一帮人是做互联网产品出身的,他们的想法就更简单——做一个工具,比如拍照搜题APP,但纯粹的工具很难变现。”两个傲慢的共同症结是缺乏服务,“现在很流行双师,你让最好的老师讲课,传播之后,还得有一个老师在现场服务,解答学生的个性化、针对性的问题,这就是服务。”
这也是在当时,在线教育圈内流传着“懂教育的不懂产品,懂产品的不懂教育”这句话的原因。
直到2016年,直播元年的到来,在线教育似乎找到了更为有效的发展模式:以直播方式作为知识传播手段,建立教育直播平台,通过它,讲师和学员能够进行互动,例如讲师能够在线答疑解决学生问题,而学生也能通过连麦的方式与讲师对话,不可否认的是,教育直播平台的出现是在线教育领域一个巨大的飞跃,它很大程度上降低了学习成本,也是卓有成效的学习工具。
之后围绕着教育直播平台的功能升级,引入了白板技术,发展了众多直播模式,做到了移动端和PC段之间的互通,能适用于1V1直播,小班课,大班课,双师教学等多种模式,这个过程中也诞生了一大批具有代表性的在线教育玩家:以VIPKID为首的在线1V1少儿英语,以猿辅导,学而思为首的K12网校,以火花思维为首的在线小班课等等。
与行业初期不同,如今的直播课不只是老师在屏幕那端讲课,更是一个涵盖完整课程研发体系,包括主讲、辅导老师、班主任在内的多重服务模式。这意味着在线教育公司们突破了名师局限的规模化问题,也找到了解决在线学习效果不佳短板的方法。
就这样,跌跌撞撞中,在线教育公司们终于探索到了突破瓶颈的钥匙。
三、行业爆发
苦熬多年,摸索出商业模式后,在线教育公司们终于等来了爆发的时点。不过互联网造就的风口下,并非所有人都能乘势起飞。
2017年资本密集入场、2018年团队规模扩张,2019年暑期头部玩家通过重金营销进行了面对面的第一回合较量,2020年疫情的全面加速,都不断把在线教育这个“慢”行业推上了快车道。
在2019暑期大战的硝烟尚未散尽之时,2020年春节,猿辅导在央视做起广告,继续高举高打策略。随后,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打乱所有人的既定安排和节奏,随着延迟复工、延迟开学范围不断扩大,在线上学成为中小学生们的必选项。
阴差阳错间,在隆隆的历史车轮上,在线教育于这个特殊时期,来到拐点。
面对突如其来的疫情,互联网公司们以最快的反应速度上线了免费直播课,起初仅面向湖北地区,很快将范围扩大至全国。从主观上来看,没有任何一家公司希望疫情发生,但从客观结果来看,在线教育公司们在这个特殊的时间窗口里,用户规模确实水涨船高。
据作业帮披露的数据,春季免费直播课在2月3日正式开课后,截至2月5日上午10点,短短两天时间内,全国报名人数突破一千万。据猿辅导披露的数据,其免费直播课正式开课当日,共有500万中小学生在线听课。
这些数字放到在线教育赛道非常可观。
一个可以对比的维度是,2019年暑假,在线教育公司们投入40亿元,将行业正价课付费用户数从十万量级提升到百万量级。如今,疫情下的免费在线直播课在线、报名人数动辄上百万、千万。尽管免费直播课与正价付费课不能完全等同,但这仍旧意味着,行业用户量已经再上一个台阶。
短时间内取得数量级的突破,行业增长可以用爆发来形容。而仅仅在两三年前,爆发式增长与在线教育行业似乎是无缘的,所有人对行业的定义都是“慢”,教育急不得是行业共识。
在头部玩家的猛烈分流下,淘汰赛仍在进行。
在一个特殊的历史进程中,在线教育被推至风口,但遇到了机会窗口的在线教育公司们并非高枕无忧,与机遇一同到来的便是风险。摆在在线教育公司们面前的还有如何将巨大流量做好转化,如何优化技术、产品以提供更流畅的服务等问题。
更重要的是,自诞生始,在线教育面对的就是一个存量市场,任何一方势力向前一步,都会带来利益格局的巨大变动。深耕线下多年,传统教培机构面对来势汹汹的互联网势力不会坐以待毙;而当行业进入成熟期,巨头也已经踏足而入准备摘果子。
在一个高达万亿人民币规模的市场前景下,没有人会轻易放弃吃下更大蛋糕的野心,一切充满变数。

内容转自网络,仅供免费分享,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权利,请及时联系删除,转载请备注原作者及来源。
本文地址:http://www.1t2b.cn/jiaoyuzixun/499.html

相关专题: 在线教育 在线教育平台 网校